阳具

 

我去到摄影师的影棚
她还没到
我点燃一根烟
烟芯慢慢变亮
焦油融入血液
就像是
可乐倒入水里
摄影师慢悠悠走来
没有和我道歉
拍摄时她没有说话
就像我只是一件物品
调光
摇头
我讨厌被否定
就像前任指着我的肚子
嘲弄赘肉
「都脱了」
她终于开了口
以不容置疑的语气
说出那道命令
我想起荒木经惟
和他的缪斯
我任她摆布
相机的样子
愈发像阳具
只听见快门声
擦擦擦地响起
我感到心跳加速
还有点勃起
之后她收起阳具
扬长而去
我躺在床上
大口喘气
不知是做了爱
还是被强奸

 

One Comment

  1. 路易大叔 2019-03-03 at 00:55

    很有诗意 感觉像歌词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