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12-13 18:14

不只是南京大屠杀,我们该纪念的还有清初的扬州十日、明末清初的屠蜀、解放时期的长春围城…… 我们应该反思的还有二战时期的奥斯维辛、苏共时期的古拉格、世纪尾声的卢旺达……

南京大屠杀不仅仅是中华民族的惨剧,这是全人类的悲剧。反思人类的悲剧不仅是一国、一民族的事,这应该是全人类的责任。唯有这样,我们才可避免下一场同类悲剧的发生。


12-09 01:26

给自己最喜欢的书 / 电影 / 专辑 / 游戏写评价,真有点像给自己最喜欢的姑娘写结婚祝福呢。 ​​​​


11-26 19:34

在外面吃饭,旁边突然伸出一个头,转过去一看是一个特别可爱的小姑娘,扎着个小马尾,眼睛大得好像戴着天然美瞳,穿着件淡粉色的羽绒服,咬着手指好奇的看着我。大概是幼儿园的年纪,话说起来还特别稚气。她问「你叫什么名字?」就像阿甘与珍妮的相识一般,为了不和陌生人讲话而打破这一边界。

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东西在你面前击碎,而你明知如此却无能为力。


10-19 23:58

家里停电了。

于是家里的一切日常事务都脱离了原本的正常的轨迹。做饭的时候没了抽油烟机的喧嚣,要喝水时没了热水壶的咆哮,客厅不再有电视剧做背景声,路由器也不再是楼下养生大爷大妈的出气筒。

到了晚上,房间和窗外的黑暗融为一体,仅剩下一盏煤油灯在为提高 PM2.5 尽一分力。好在一小股冷空气跨过了南岭来到了深圳,空调在连续工作小半年后提前放假了,我们也不必在燥热的夏天与蚊子作伴体验这段前电力时代。在满是高科技设备环绕着的房间里骤然间少了让他们正常运行的能源,那些便不过是稍稍有点当代简洁设计语言但大同小异的装饰品罢了。

停电不愧是一场大型的 AR 游戏,不同的是你不知何时结束。

这同时让我想起高中的另一段经历,那时学校组织社会实践去河源连平县体验生活,每个学生都会被分配到当地一个小学的一个孩子家里住。我感觉自己突然被拉回那个时候,在那个孩子家里,黯淡的煤油灯火随着墙壁缝隙溜进来的风翩翩起舞,能喷出热水的花洒当然是奢望,拥挤的卧室塞满了杂物,客厅桌上摆着一台黑白电视机,即便是太阳当头照的时候走廊也暗无天日。和现在不同的是那里当然没有高科技装饰品。但这些并不重要。

可除了这个时候,我还有什么时候想起那三天的体验呢?

可惜我早已忘了他的姓名和样貌。

当然,也可能是我从未曾记住。


09-24 17:36

最近迷上了看历史书,接连读了好几本。目前读来张宏杰先生的书是相当浅显易懂而饶有风趣的,非常适合饱受背诵年份、事件、影响折磨但对历史有兴趣的人重拾。

今天读到一段明末农民起义时在四川发生的惨绝人寰的历史。

「痛乎,明季屠川之惨也。四川南部死于张献忠部者十分之三四,死于瘟疫、虎灾者十分之二三,而所遗之民百不存一矣。川北死于献者十三四,死于摇黄者十四五,死于瘟虎者十一二,而遗民千不存一矣。川东死于献者十二三,死于摇黄者十四五,死于瘟虎者十二三,而遗民万不遗一矣。川西死于献者十七八,死于瘟虎者十二三,而遗民十万不存一矣。」

在以前读到的历史教材中,农民起义被描述成无辜善良的农民反抗暴政揭竿而起的具有浓重浪漫主义色彩的英雄行为,这是对普通百姓打破不平等待遇的一个大利好,因此农民起义将领都是百姓救星。

但事实是大多数情况下这是一群地痞流氓因生活所迫而打劫普通百姓后逐步壮大的过程,也正因此很多时候农民起义对普通百姓而言更像是跳到另一层地狱。若抛去年份不谈,张献忠在四川的屠杀其实又和南京大屠杀有何差别?

我们总被教育中华民族是多么热爱和平的民族,可但凡读过一些历史的都不会这么认为。作为一个整体,我们曾经伫立于世界之巅,璀璨的文化源远流长数千年未曾断;但要说曾经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普通百姓,生活水平其实远远达不到西欧同时期的普通人。

其实未曾断过的文化真的那么伟大吗?难道不能是因为文化已经僵化所以就此停留吗?纵观数千年历史,中国不就是一直在轮回吗?

我们引以为傲的绵延不断的中华文明,其实细细看,大多不过是一段段吃人的血泪史罢了。


09-10 13:52

终于看了许知远在《十三邀》采访马东的那一集。

打了一长串不知所以的话全都删掉了,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也不知道能说什么。总觉得该说的别人都说了,而且说的比我好。

单纯感觉,许更是我想要成为的人。 ​​​​


08-07 00:06

在 7-ELEVEN 买了只水,结账时和店员说用闪付(其实是 Apple Pay 但是怕店员不懂)。让我惊讶的是她嘟囔了一句:「才多少钱还要闪付」,然后不情愿的完成结账。

用 Apple Pay 完全是因为对隐私的尊重。苹果在保护隐私方面做出的努力有目共睹,无论是 iMessage 的默认端到端加密(iMessage 算是国内唯一可以正常使用的端到端加密聊天工具,具体参考聊天软件安全图例),还是 iPhone 上完整的隐私控制。Apple Pay 通过让银行重新颁发一张银行卡可以使商家无法得知用户的真实信用卡,从而让用户免受商家追踪。我目前的线下消费习惯是:现金 > Apple Pay > 微信支付 > 支付宝。现金的匿名性是我目前依旧使用它的最重要动机,我不喜欢一个机构 —— 无论是国家机器还是商业公司,知道我的一切消费记录。我虽然没有做犯法的事但是想到所有消费记录都被永久储存就不舒服。你不知道那些信息会被如何处理  —— 肆意倒卖还是大数据分析(当然可能二者兼有),而且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安全的系统,永远不要假定被骇客(不是黑客)入侵后盗取数据的事故不存在。

当然最重要的是,服务人员的职责是帮助商家与顾客对接完成交易行为。上述的服务人员那句抱怨可能有其道理但在顾客面前说出便是不敬业。我当然知道便利店的员工大多是兼职但如果工作就需要用专业的态度对待顾客,对商家决策(比如这里的该不该支持闪付,需要买满多少额度才可使用闪付)有任何不满都不该在顾客面前抱怨。这也暴露出国内服务业的专业性不高,与西方发达国家(最典型的是日本)的距离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07-26 11:26

在中国,由于未成年人保护法,小孩子可以几乎肆无忌惮地实施犯罪行为而受到很小甚至没有惩罚;另一方面由于性教育的缺席这里的小孩如果被成年人性侵后不知如何保存证据,犯罪者完全可以逃脱法律的制裁。

那么问题来了,中国的小孩究竟是特权阶级还是弱势群体? ​​​​


07-13 22:39

刚和爸妈说起他的离去。

爸爸说:「死就死嘛,活该说那么多。」

老妈说:「他是谁?哎呀今晚又没买中。」

是啊,那又如何呢?

窗外一片宁静,像是在默哀;
抬头看着天空,月亮并不圆。 ​​​​


06-29 00:38

看到 @tinyfool 的那张关闭个人公众号的截图,开始心底一凉,骂骂咧咧两句然后就继续做自己的事了。我自己也有一个号,但好在受众量不高也就无所谓。
可忙完仔细一想最让我后怕的是,我们好像对这已经习以为常了。在这些天各种动作下,我们已经无法知道言论整治的底线在何处了,于是一切的动作我们破口大骂但都在意料之中。
我们怕的不是具体的动作,而是我们的命运掌握在他人手中任人蹂躏,我们怕的是他们有这种权力,以及带给他们权力的东西。


06-26 18:55

站在教室走廊,手托在冰凉的金属栏杆上。吃着新鲜出炉的蛋糕,大口呼吸着刚下过雨而带有些许泥土味的新鲜空气,听着鸟儿叽叽喳喳的欢唱,看着走在路上的漂亮姑娘。

那是最好的时光。


06-22 01:58

现在 iPhone 上有用的还算可以的双拼输入法(除了缺乏对模糊音的支持对广东人真是心累)。鉴于 iOS 的龟毛性,锁屏状态下所有第三方输入法无法调用,结果是 iMessage 失去了一大优势(我和家人间用的是 iMessage)。

iPad 上目前没有一个用的顺手的双拼输入法,搜狗百度之流对待隐私的态度,让我这种龟毛的人极其抗拒。

Mac 上的鼠须管除了词库小以外,在自己的折腾下可以说是用的最顺手的输入法了。而且全拼双拼都完美支持(前段时间还看到有人做了潮汕话输入方案,得是多强大的输入法才有人自愿去适配这种小众的甚至没有自己文字的语言)。

说了这几条就是在想,坚持双拼是否是逆着时代的趋势在顽固的做无力的抵抗,更何况我用双拼还没多久,是否要继续跟随这条没落的船?

目前看来,全拼和双拼的区别有点像是,全拼是一条门槛很低的船,起步慢设计不合理但是随着越来越多人的加入,速度上几乎和小众而设计更快速的双拼相差无几,甚至凭借大数据可以超越后者。从某种程度上又像是一个劣币驱逐良币的例子。直觉会告诉我只用花几天的时间就能学好,后受益终身的一件事当然很多人会学,但事实是门槛这东西,差之毫厘失之千里。

我们很多坚持看起来是正确的,但是在大时代的背景下,个人很难改变潮流,甚至坚持自我都不容易。我们始终是被时代推着走的呢。


06-19 02:08

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时间维度和空间维度,当你和某人相遇时,会在这两条线上形成一个交织点。而这个交织点会在你的生命长河中永远追随着你,你无法抛弃它,别人无法夺走它、但你也无法回溯到那个节点。它静静躺在那里,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你。也正是这些交织点,你才会成为今天的你,我们也正是这些交织点的总和。

请感谢那些在你的打上节点的人,无论是让你降生于这个美丽星球的父母、陪伴你童年玩耍的伙伴、与你一同沉浸于书海(或逃课打球)的同学、让你情窦初开的初恋。无论是在你心底留下伤疤的前男友、后悔与之分手的前女友、逼你剪头发的教导主任、狂妄自大的数学老师。在今后的时光,有些人会不再与你相遇,你们在这个世界上再无交集。但在未来的某一天,你会在转角的咖啡店、图书馆的书架边、出差的飞机上、新居的菜市场里再次遇到熟悉而陌生的人。无论如何请以笑脸相迎,庆祝你们的时间空间线上的再次重聚,留下又一个结。

感谢那些在我的世界上留下印记的人,也望今后的过客多多指教。


06-15 11:05

人工智能之所以能作画,正是因为现在的画家的画作是在大量前辈的基础上坐下的。曾经摄影技术不普及时,画家虽然可以看到其他画家的作品但是无法永久保存,大多是了解了意境及画家的含义后以抽象的方式存储于脑海中。

反观如今画家可以触手间获得所有世界名画的具体图像,从而被锁在前辈的牢笼中。如果摄影技术能杀死画家,方式不是取代具象派,而是消灭其想象力。

不是机器会画画了,而是人不会画画了。


06-10 13:46

家里的牙签每次装进牙签盒之前都要用热水烫一遍晒干后才放心用,但是晒干后要重新整理好就特别麻烦。将头尾分清、不可用的挑出这种事情是特别费人工而收益率低的事情。

急需人工智能来挑牙签。 ​​​​


06-01 01:02

版权分国界简直是世界上最脑残的决定,放着有钱不赚真是太蠢了。

不知道人类什么时候能把国界完全消除,全世界能听同一首歌、看同一部电影、随时随地护照都不用就出「国」。那真是大快人心的大好事。

然而这并不能实现,就算外星人入侵也不能。 ​​​​


05-28 00:04

你知道少年天才是哪种人吗?那种别人家的孩子,一切都是极其完美的不存在的人。

但长大后每个人都喜欢少年天才,那种年少成名而心智不成熟导致的狂妄,站在世界之巅却依旧努力奋斗的人。

我们大多数人都无法成为这种人。这不仅需要极高的天赋,但更重要的是在狂妄的同时保留敬畏之心而更努力奋斗。正是因为这两个因素的结合如此难得,所以我们怀揣着无法成为少年天才的遗憾,喜爱着这群可爱的人,寄托着我们的期望支持着他们,就如数学不好的姑娘会喜欢数学神童,文笔不好的少年看着优美的文字会情不自禁爱上作者。

柯洁是一个符合一切少年天才特征的 20 岁少年。他在绝世高手面前奋力抗争依旧毫无抵抗之力,在今天的最后一场比赛无法控制失控的情绪哭了起来,但依旧坚持下完。

这正是我喜欢他的原因,不仅是一个少年天才,更是一个活生生的可爱的人。


05-03 16:31

人们发的山盟海誓在说出口的时候无论多么坚信会实现,到头来也是并不会实现的空话。

即便是约吃货出去吃火锅这么简单的事也不例外。 ​​​​


04-27 22:21

最近(其实持续了一年多了)总听说中国是个很安全的国家,而作为对比,美国拥枪权和欧洲难民导致了这些国家比中国乱。

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得来的数据或感受认为中国很安全,在我看来中国的安全仅仅是在抵御外部袭击上安全(如恐怖分子的渗透),而大多数市民感受到的安全度并不高。或者说,除了一线及少数二线城市的市区,中国并不安全。三线城市到农村占据中国主流,这些地方根本谈不上什么安全。倒不至于罪犯横行,但生活过的都知道与一线城市的安全绝对搭不上边。至于什么大半夜出来撸串而不担心基本是痴人说梦。

同时安全这个词除了形容成年男性的人身安全,还有弱势群体如小孩及女性的安全。强奸幼女、贩卖人口屡见不鲜的国家能说是安全吗?

至于在海外留学生的反映,幸存者偏差占了大多数。出国留学的人在国内家境都算很好的,大多原本居于一二线城市,但这些地方不能代表中国。无论放在任何国家体量庞大如中国一二线城市都是极少数。

不能说对于恐怖袭击的防范做得好就统称这里是个安全的地方,内部的冲突才是构成不安全的主要因素。同时对于穆斯林群体的刻板丑化更是在转移注意力,似乎恐怖袭击是最大的安全动荡因素,而对普遍存在的视而不见。

受害者才不管加害者是何人,纵使凶手是他人眼中的上帝,在他眼中也是恶魔。


04-25 00:11

久不联系的友人,感情悄无声息的就淡了。曾经那谈天说地的热情,如今也蒸发到空气中。惊讶于是什么让你们分离,时间是最佳的淡忘剂。 ​​​​


04-13 00:15

你有多久未曾喜欢上一个人了。
或者说,你有多久不再敢喜欢上一个人了。

你怕 TA 闯入你的生活,就像之前那个 TA 一样。你怕你抓不住这个人,你怕 TA 的突然闯入会打破你那本就不堪的独身生活,你怕你努力经营的感情会在未来的某天重现昨日那无法修复的伤痕,而你卑微得不愿松手。

你早已知道,或者说,胸有成竹地认为看透了未知的明天。

你在曾经的感情中受到了极大的挫折,让你每一步都小心翼翼。你走的每一步都在试探,而不如以往那般大大咧咧。你说的每一句话都有考虑到后果,你害怕再也经不起哪怕一次巨大的波澜。你变得不再是你,或者用委婉的话来说,你变得更加成熟,圆滑。

你成为一个沉默的人。

你遇到了 TA。很幸运,TA 也对你有意思。你和 TA 靠得那么近,随时可以靠过去在 TA 嘴唇上落下在你脑海中排练无数遍的吻。你知道 TA 会很高兴地配合你,但你选择了退后。你怕你迈出这一步,你就无法回去了,回去你厌恶的、缺乏安全感但你掌控的摇摇欲坠的小世界。你不知道 TA 会与你一起加固你的世界,抑或是轻易地把它击碎。你所有的理智都伴随着你那句话消失在九霄云外,发了疯地付出而得不到回报。

你又成为卑微的你,堕入那万丈深渊。

你说你不着急,天涯何处无芳草,缘分无法强求。但你心里明白,你比谁都着急。不是急于找寻芳草,而是猴年马月已过,那片创伤依旧未有愈合。

你说你的心已经无法容下任何人,你会拒绝任何人的示好。你说你还不如只猫,至少猫喜欢一个人会一直撒娇地黏着 TA。但我知道有一天你会遇到一个像彩虹一样绚丽的人,TA 会让一切破碎的心恢复原样。那时你会感叹昨天的自己是多么懦弱,生活如此美好,何必蜷缩在角落。

感情这玩意,真是天时地利人和一样不可缺。当兵的人败给了时间。异地情侣败给了距离。更多的人败给了人,父母、朋友、事业、社会舆论。你怎么知道今天的美好不会在明天戛然而止,你怎么能确定维持现状就是最佳选择。你怎么确定 TA 就是那道彩虹,你怎么知道达摩克利斯之剑何时落地。

你会回想,小时候谈恋爱多好,没有什么复杂的关系,只要两个人互相喜欢,哪管什么天时地利,最多就是别被老师父母发现,朋友们还帮着掩护。你会向往那纯洁的感情,但你我都知道,回得去的就不叫童年。

愿你耐心的等待能有幸遇见 TA,不再需要到猴年马月,而在灯火阑珊处。
愿我再也写不出这等文章。


03-29 23:58

Congress shall make no law respecting an establishment of religion, or prohibiting the free exercise thereof; or abridging the freedom of speech, or of the press; or the right of the people peaceably to assemble, and to petition the Government for a redress of grievances.(国会不得制定有关下列事项的法律:确立一种宗教或禁止信教自由:剥夺言论自由或出版自由:或剥夺人民和平集会及向政府要求伸冤的权利。)

今天读完《言论的边界: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简史》。上述短短的一句话即为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由詹姆斯 · 麦迪逊起草。保障了现在 3 亿美国人批评政府、宗教,甚至焚烧国旗的权利。但这些权利并不是在制定之初,即 1791 年就保障了的。这是经过最高法院的很多次判定,从裁定《1798 年外侨与煽动叛乱法》违宪开始。在新闻自由方面的「纽约时报诉沙利文案」、征兵言论方面的「科恩诉加利福尼亚州案」、种族歧视方面的「布兰登伯格诉俄亥俄州案」。美国在两百多年来不断的完善对言论自由的定义,这是连欧洲的老牌资本主义国家也无法比拟。

但这也带来了弊端,如互联网的发展让网络霸凌现象无法控制,假新闻的泛滥在 2016 的美国大选浮出水面,而对隐私的不重视人们甚至很难获得独处的权利。

如何释法是一个相当重要的过程,重要性不下于立法本身。比如言论自由的立法者应该不会想到书中的很多案例的出现,尤其是互联网的到来他们更是想不到,这就要求最高法院揣测立法者的动机。宪法本身应该保持简洁,而后通过大法官的换代适应时代的需求。

我很喜欢书里后面的一句话:「也许,言论自由最鼓舞人心的地方在于它能够最直接地把追随政治思想的自由留给人们;换言之,人们能够不受限制地思考那些被认为是理所当然、无需思考的政治忠诚、允诺、服从和暴力。」

同样,在今天,作为对互联网上信息自由流动的最大推手之一,Google 迈出了回归中国的第一步,对 Google 翻译「优化了中国用户的体验」。作为一个 Google 的中国用户,这一天等了 7 年。就如姑娘等了七年的色号终于上市,男孩等了七年的游戏终于上线。我也相信,中国的经济只用了不到 40 年就走完了老牌资本主义国家几百年的道路,对于写入《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完善不会遥远。


03-27 10:49

我们生活中总会碰到这么一种人,与人交流的时候毫无缓冲区,没事从不联系,节假日也无任何祝福,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早上从梦中惊醒起来看了加缪的《局外人》主角默尔索就是这种人。书开头的第一句话就是:今天妈妈死了,可能是昨天。别说看最后一面了,甚至没想要打开棺材看一眼。从未为了母亲的死而哭泣,反而在葬礼和别人一起抽烟喝咖啡。甚至在葬礼后第二天和女友去游泳看喜剧片做爱。这种人杀人后判他极刑重吗?

我们总说当今社会法制当道,一切都要依照法律来办事,这样固然对社会秩序的稳定有好处,但忽略了这个世界数十亿的人口中会有些人无法用普世价值观来衡量,如果忽略了这部分人的独特性而将每个人都用同一个模子捆绑起来是否恰当?

这当然不是在说法律有多么不好,但法律制度的完善慢慢走向了一个以多数人为模子,一个类似大数据为基础的模式前行。于是游离于社会人情世故以外的人越来越难以生存。当然有对精神病人士作出让步,但像书中主角这种看似冷漠人似乎毫无生存的必要,成为现代法律体系的祭品。社会是个大舞台,人们在舞台上津津有味,而不愿演戏的人在舞台下就没有生存的必要吗?

我突然想起自己也有过类似的状态,对外界事物提不起兴趣,而以一个局外人的身份看待世间冷暖,仿佛这一切都与我无关。我们从小就被教育要做一个诚实的人,但在经历成人世界与孩童世界的交界点时突然迷失了方向。如今走出来了,但对这类人的赶尽杀绝是否太残忍?还是人注定对非自我以外的一切残忍?

想到了最近闹到全国舆论批判的于欢案,究竟是严格遵守的法律重要呢?还是社会中中必然存在的独特性更胜一筹?那舆论的绑架呢?

虚无主义真是个奇怪又不奇怪的东西。


03-22 21:35

突然发现自己特别喜欢在小雨中跑步。雨露打在身上,和身体的汗水融于一体在身体滑落,带走早已所剩无几的燥热。空气中弥漫着雨水冲刷过的清新空气味道,眼前隐约的朦胧的路灯被雨滴打散。这种感觉就像怎么跑都不会累,但小雨总会停,或变成大雨让人睁不开眼。突然觉得特别可惜。 ​​​​


03-22 00:30

刚看完了《人类简史》。
怎么说呢,更加加重了我这个悲观主义者的偏见。从经历了数十万年的采集时代的共产主义演化到几万年来农耕时代的资本主义,看似人们拥有了更多,但其实某种程度上,人类逐步被自己的私有财产限制了。人类自欺欺人(宗教)而后踏上了农耕这条不归路,于是全球化是必然的历史进程。而最后终将导致基尼系数无限接近于一,在这个地球帝国无论设立多少政策这都是无法逆转的潮流。基因改造最终创造出新的物种更让人毛骨悚然。总而言之,人类必然要为自己编造的骗局付出代价。

These violent delights have violent ends.


03-12 21:27

在深圳地铁上,广播会呼吁「出行不做『低头族』⋯⋯」,但其英文对应的是「Please do not watch your phone…」。前者的定义显然比后者大得多,因为「低头族」应该包括看手机的、看平板的、看书的甚至只是低头发呆的⋯⋯ 其次想起不鸟万如一先生的一篇短文


03-12 20:58

一个想法。

在城市中还没有划出固定停放区域的地方停下「共享单车」,因其事实上为企业的私有财产,而且也是以营利为目的,那么这些单车应该与摆摊的摊贩为同一性质。且不论驱赶摊贩是否恰当,但城管应该将这些单车与摊贩一视同仁,也就是说如果单纯的驱赶摊贩而忽略了其他就是选择性执法。

这种情况下应该尽快立法,划分出区域可用作以盈利为目的的各种类摆摊行为,这样包括街头卖唱等行为也可避免成为灰色地带,更符合依法治国的目标。


03-10 14:54

老爸出门前。
老妈:手机带了吗?
老爸:说句多的。
然后看一下包确认下。 ​​​​


03-04 12:36

刚刚看电视看到有人评论乐天与军方置换土地是卖国行为。
这要在国内有乐天这样的企业得被捧到天上去吧。

后来一想国内不会这样的。
因为土地都是国家的。 ​​​​


02-16 11:12

突然想到,按照目前国内电视剧的抠像技术,今后演员也可以异地办公了,只需要将自己表情的视频发给制片方即可。甚至今后明星只需要授权制片方用自己的肖像权,其他都交给 AI 去解决。

但这样真的好吗?


02-07 23:12

洗澡时突然想为什么父母辈与当代年轻人的婚姻观差别那么大。

我想到两个原因。

  1. 在改革开放后西方思想的传入很大程度影响了年轻人的观念,西方的主流个人主义 (individualism) 取代了传统主流的集体主义 (collectivism) 作为年轻人的指导思想。

  2. 父母辈对与婚姻的观点是结婚为最终目的,而年轻人把结婚当成开始新生活的手段。

原因 1 为根本,导致了原因 2。

这就不难理解为何父母对于自己孩子结婚那么迫切。除了出于对他人质问的厌恶外,更多的是结婚后的孩子就是真正离开自己成立新家庭,而自己也完成了家族任务。

于是能听到父母辈的人抱怨年轻人为何一言不合就离婚,因为对于婚姻的理解两代人就天差地别。父母会认为那是一种退步,而子女则认为这没什么大不了,不能为了手段忘了目的。

同时又有一个问题了。当局现在逐渐往中华传统靠拢而排斥西方价值观。所以八〇九〇以及部分〇〇后可能是在可预见未来里很独特的一代,而且这群人会同时与自己父母及自己子女存在根本观念上的区别。

(我们这代人怎么这么惨)


01-29 23:31

刚开始川普参选,
我觉得他就是出来玩玩。
后来川普获得 GOP 提名,
我觉得他肯定赢不了大选。
接着川普当选了,
我觉得他选举时的话只是为了说说罢了。
现在川普上任一周了,
May God Bless Mankind.


01-29 18:32

那么问题来了。
到底是穆斯林可怕呢?
还是天天宣传杀光穆斯林的人可怕呢? ​​​​


01-29 14:41

一个移民国家开始禁止移民,依据仅仅是国籍(还是宗教信仰),我们中国人把这叫忘本。


01-29 14:20

听闻 ACLU 紧急起诉后美国联邦法院暂停川普的 Muslim Ban。
想起当年美国的反华法案,历史似乎从来都是轮回,不同的只是施加的对象罢了。
纳粹从未远离,它存在在每个人的内心深处。


01-29 12:33

正如中华文化是建立在儒家思想上,美国文化是建立在民主自由上。甚至后者更甚,因其国之建立便以此为基础,而中国早在儒家思想创立前便已有夏商周。
川普开始停止七个以穆斯林为主要的国家的签证,包括绿卡持有者亦无法进入美国。
想起周有光先生的一句话:「不要从中国看世界,要从世界看中国」,但看到网上对川普的这个政策的反应,我们距离这个状态还很远吧。


01-27 12:26

说歌手不应关注社会而只可埋头歌唱,就像说科学家不应关注社会而只需研究毁灭性武器。后果多沉重,中国人应该特别感同身受。


01-24 17:05

美国谴责中国人权问题算是干涉内政,那中国谴责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也算是干涉内政吧。又突然觉得有人说川普不会拿中国人权问题来说事,这不就等于同意中国没有人权吗?


01-19 03:21

大三上学期结束了,立个 flag 吧。
经过这个学期,我可以下结论了。
我可能会感谢大学这段光阴,
但我必然不会怀念这段岁月。
五年后再回来看这段话是否感同身受。


01-09 12:13

人民即国家,文化即人民。


01-01 02:25

《罗辑思维》这种节目特别可怕,某种程度上比综艺节目还可怕,因为它助长了人们无知却不知自己无知的自信,一切东西以简单粗暴的压缩给予市场,但知识不是这样的,知识需要一种框架,而不是一块一块散落在脑海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