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之死,老大哥永存

 

一、

1984 年的美国超级碗,直到今天依旧被人们所记住。而大多数人印象中不是那年的比赛如何精彩,而是苹果公司的那段一分钟的广告。在广告里,乔布斯把蓝色巨人 IBM 比喻为奥威尔笔下的老大哥,而苹果的麦金塔电脑真是打破这位老大哥统治的最佳利器。

后来的结果是,麦金塔电脑的确推出了,声势浩大。但商业上的失败促使乔布斯离开了苹果。老大哥最终不像广告中那样被麦金塔一锤子击碎,而是逐步壮大。盖茨也因为操作系统的授权获利颇丰,成为事实上的老大哥。乔布斯则另起炉灶并最终回归苹果带领其走向复苏。

iPhone 的推出让苹果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以至于现在成为人类历史市值最高的企业。毋庸置疑,iPhone 的使用体验直到如今也是业界领先的水准,但 iPhone 始终有让人争议的地方,其中最大的争议点就是 App Store 的经营模式。所有的软件通过苹果自己掌控的软件分发平台发放,可以想像这垄断的地位可以为苹果在移动端软件甚至内容的分发上带来多大的话语权,而事实也是如此。木遥兄曾经写过一篇文章来质疑苹果对于软件分发的人治现象有多么可怕,从某种程度上来看,iPhone 用户除非越狱(会失去保修),否则对自己手机的掌控权很大程度上是在苹果手上。我暂且不论某些软件是否违反苹果规定,但如果不越狱这些有争议的软件就无法安装到我的手机上。那么,这部手机的所有权真的归我吗?最近苹果在中国区软件商店移除了纽约时报中文网应用,苹果已经成为那个杀死恶龙又慢慢长出鳞片的少年了。

这跟我生活的国度那所谓的防止资本外逃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呢。

二、

从万维网诞生之初,发明者蒂姆 · 伯纳斯 – 李爵士就推崇将其做成完全免费的基础设施,也正因如此他放弃了可以让他发大财的专利权。2013 年他来到中国,对他说认为的互联网作出解释 1

  • 开放的万维网:也即所有的网络应该都是彼此独立的,没有中心控制点,这种去中心化的逻辑才可以让网络大规模扩展延伸,某一个网络的中断不会影响其他网络;所有的网络设备都应该支持相同的、开放的协议。
  • 开放的数据:人们应获得查看原始数据的权利,开放原始数据能带来更大的经济价值,提高社会运行效率。
  • 开放平台:平台不应该是封闭的,人们应该能自由地在不同的数字平台和电子设备上进行创造、迁移知识;开源(开放源代码)是一种非常好的做法,更多、更强大的开源软件有助于互联网的发展。
  • 开放访问权:人们应该能够免费查看对社会公众有重要价值的信息,比如科学家的研究结果,或者政府的文件。
  • 网络中立原则:网络服务供应商提供服务不应该带有任何条件,不应该对不同用户或不同的服务区别对待;政府和公司不应该在未征得同意的前提下监视用户活动。

事实是,早期的互联网就像刚建立的政权,一切如人们所构思的乌托邦一样运行。这当然与早期接触得到互联网的是一批高等教育人才而如今则是到达世界每个角落有关。但现在每家企业都在努力进行圈地运动,将自己用户锁死在自己的可控区域。疯狂搜集用户信息,阻断导出导入和删除用户交予服务提供者托管的信息,以保护知识产权的名义对内容加 DRM 降低用户体验。互联网逐步脱离了它的初衷。天之骄子亚伦 · 施沃茨的死亡多么让人可惜。

可能任何产品用户一多,就会出现这种情况吧。互联网如此,政府不也一样吗?

三、

是的我要说的就是微信和苹果的那点事。

毫无疑问,微信即便放眼全球也是一款顶级产品,在最重要的收发信息速度上做到了近乎极致。我好多次在 2G 信号下其余产品都如断网的时候,微信已然可以保证信息的传输。没有强大的功底优化是无法做到的。

但微信的产品经理张小龙也是个独裁者。在公众号里作者无法像在自己博客上放外部链接而只能导向另一篇公众号的文章。这里面当然有安全方面的考虑,很多人担心的就是微信上有绑定银行卡,如果插入外链卡被盗了怎么办?但微信这一举动与互联网创立之初的精神完全相悖,更别提封杀阿里系等这类行为对用户体验百害而无一利,逼得淘宝曲线救国用「淘口令」这种畸形的方式分享商品。事实上不鸟万如一先生就写过一篇文章谴责微信的这种行为。

那么国内如此国外也这样吗?目前看来 Facebook 可以说是如今微信的狂热信徒。对言论进行管控侵犯用户隐私、强制实名制等行为屡见不鲜。事实上腾讯和 Facebook 这两家全球最大的社交网络公司如今的动作越来越像,对互联网精神的侵犯也越来越肆无忌惮。一些政府行为还要受到法律的限制,而这些互联网企业则可以声称自己是商业公司,不喜欢不用便罢。但生活在群体社会,这类言论近乎绑架。

那苹果不也如此吗?微信公众号的赞赏行为本质上是因读者喜爱文章而对作者的转账行为。这与微信红包微信支付没有什么区别。设想如果好友在博客写了一篇文章然后用微信分享给你,你觉得写的不错就你包了个红包给好友。这和与公众号赞赏并没有区别。而如果对前者收费显然不合理,那后者就合理吗?苹果仗着自己修建了基础通道(iOS)就拦路打劫,俨然一副山贼大喊「此路是我开」的感觉。

每家企业都变成老大哥,要连接一座座山头谈何容易。更何况山的主人禁止修路,更加令人感到失落。

一切制度管理的受众越多则越会这样吧,比如 X 国。

 

  1. 来源:PingWe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