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冬

 

我习惯压抑自己的情绪。

我不喜欢这样子,观察着自己的情绪在心头萦绕,不知道它会飞到哪一个地方。我没法控制,还是说,我没有勇气去控制。它任性地撕扯着自己的伤疤,就像我剥下自己伤口的结痂。我没法客观地观察它,即使我在看到别人这样时能上帝视角。

人是不是都是没法真正被安慰的呢?

我没法处理和父母的关系,并不是说这层关系太复杂,而是我太习惯逃离。我没法诉说自己的关心,我看着父亲的挣扎却不知所措。我有时想安慰他,有时又想吼他让他更加清醒。但无一例外我还是娱乐化了。我不知道怎么面对亲近的人,亲近会让我无所适从,而疏离却不过是逃避。

这只是一部分挫败而已。

纵然,相比于去年我现在的状态要好上不少。彼时我还没有工作,没有喜欢的姑娘,和父母的关系也没有多好。我的压抑比现在还要强烈,但我还是不知怎么样地挺过来了。可能当时没有那么多奢望,没有指望从他人身上获取什么东西,不过得过且过即可。我知道很多人都经历过这样的阶段或者也正在经历这个阶段,这种矫情在未来看来太幼稚,所以我是不是甚至连写这篇文字都不应该呢?

不,我甚至还没有失恋,父母也还健在,生活也还不需要担心生老病死。我看到同事在朋友圈筹款给自己家人治病,她至少在工作时也表现得相当体面,这么对比我是不是应该至少表现得乐观一些。和朋友开玩笑,出去兜兜风散心,把一些东西抛向脑后,然后在亲近的人面前稍稍放肆,不是娱乐化地逃避,而是大哭一场然后记住那些眼泪。

我还做不到这样。是不是因为我还没那么爱他们?

现在的我就在公司里坐着,已经把假前要完成上线的任务都完成了。按理来说是应该学一点新的东西,就像我一直想着的在年后跳槽。我知道那些显而易见的道理,也知道那些东西大多数人都做不到,而我作为一个普通人只想用这个犬儒的借口逃避这些东西。我讨厌被大数据预测,我不喜欢听到「你以后也会 xxx」这样的话。我想挣脱,我想对他们说「去你丫怎么那么居高临下?」

但我自己也会这样,我会在看到「你根本不懂 xxx」后居高临下地评论,无论是出于刻意或者只是习惯使然。我不是应该站在他们的角度看待很多事情吗?我有什么资格在讨厌被大数据的同时,也去自以为是地大数据别人,就像我以前寻求安慰时朋友们那些善意但让我无奈的客套话。我知道我不能苛求什么,但还是会感觉伤心。

或许很多事情都是船到桥头自然直,现在只是在杞人忧天。脚下的道路会越来越清晰,自己能掌控的生活片段越来越少。深圳在慢慢进入冬天,树下越来越多枯黄的落叶。这些情绪压抑着一段时间自然就会消失了,就像过去那样。

只是这过程实在太难熬了。

 

2 Comments

  1. 青山 2019-02-05 at 08:59

    新年快乐!

     
  • 夏泉 2019-02-05 at 14:29

    新年快乐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