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会

年会结束了,有惊无险。

做过活动策划的人都清楚,策划一场两百人参加的活动有多么不容易,特别是还涉及到跨城市的举办的时候。要从零到一计划时间、交通、住宿、饮食,甚至大家最关心的,奖品的内容,抽奖方式等。中途需要打无数电话,沟通,修改方案。说修改方案可能还算简单,到后来可能原始方案早已全盘替换,最初的方向在终稿里已经不见踪影,只留下一个名字相同。这一切的工作还要在不影响到当时具体工作内容的情况下完成,而且几乎不会获得任何收益。全凭一腔热血,用爱发电。

在外人看来,这一切都似乎是理所应当地发生,不就是吃饭订酒店抽奖罢了,经费都已经准备好了,剩余的事情水到渠成。但即便是最简单的,两三个人的短途旅行都涉及到复杂的规划,何况是人数成倍增加的年会。具体参与人数不确定,举办的时间几乎没有别的选择。预算之下餐厅选择有限,还需要应对突如其来的正常工作需求…… 在极其有限的时间内完成这场设计,难度不亚于一套复杂的计算机系统。它们同样需要在有限的资源环境下,按计划地完成一系列任务,最后收尾。这中间的过程涉及到做什么、怎么做、化简为繁、化繁为简,还有与其他系统的沟通(都知道跟外部团队的沟通有多么不容易)。

但当这一切都设计完成准备执行的时候,当天早上的两例新冠病例将这场活动推向未知的方向。

这或许就是所有计划最害怕的情形,当所有事情都完成,但在执行当天不确定是否要上线。群里的同事都在问是否还要继续年会,策划人等着我们这边及酒店的答复,所有的准备可能就此毁于一旦。但此时并不是所有人都站在你这边,这也是人之常情,参加这些活动总归是麻烦的事,如果没有获奖的可能谁还会去,尤其是在这种情况下。

但策划人们不一样,并不是说策划人不怕发生问题,他们显然更害怕,但投入那么多沉没成本自然也不希望所有成果石沉大海。没有人是错的,当我们站在任何一方的角度思考问题都会得出相同的结论。

这也是新冠给我们带来的改变,变得更加拘谨,束手束脚。当这些问题变得越来越多后,自然会让人更加烦躁。于是感同身受变得更加困难,我们总不能要求人们无时无刻不站在别人的角度思考问题,那自己怎么办?如果自己不站在自己的角度思考问题,自己又怎么会过得快乐?

或许最好的方法,是参与进来。参与有很多种方式,可以是最复杂的总策划,也可以是最简单的搭把手搬东西。当参与进来后,人之常情自然希望能办好。扩展来看,当我们为世界创造出更美好的事物的时候,我们为这个世界的美好添砖加瓦的过程中,会更爱这个世界。或许这个过程中,会有很多挫败,但你的成果会让自己在面对这些事更强大,更有信心。

所以在这次活动的过程中,会比以往更积极地参与进来。从最简单的搬东西、点人数,到在晚会的时候在后勤帮忙,以及表演一场节目(虽然效果不甚理想)。这都是为了让这场活动更加正常地进行,虽然这些东西微不足道,虽然饿到活动结束才去吃东西,但总归是做出了一些改变,更让这场活动朝更好的方向前进了一点点。

自然的,也让这个世界更好了那么一点点。

这当然也有其他因素,比如策划组有的是我的朋友,或者新认识的朋友。我自然也不希望他们的成果就这么付之东流,因此也会为了此做些事情。就像我在脱口秀里说的,人和人的交往要真诚,自然也会让自己更快乐。

这大概是 2021 我自己最大的转变,在于想让自己变得更好,与此带来的也会让这个世界朝自己更希望的方向挪动一点点。我不知道为什么今年突然变得这样,找不出一个让自己突然变化的时间点。但回过头来看,就这么发生了。可能在多年后回忆起来,2021 会是自己很重要的转折点,虽然今年并没有发生什么事。

活动的当天,彩排的时间被测核酸的时间吞噬,在大家都几乎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还是很好的完成了晚会。晚会后大家聚在一起吃宵夜,狼人杀,玩到凌晨两点多。已经很久没玩到那么晚了,这大概是最好的结局。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