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Movie

初看《灌篮高手》

我小时候看的动画片基本是翡翠台播什么我看什么,所以在我印象里《哆啦 A 梦》是说粤语的,直到现在重温的时候看着只有普通话和日语选项,总感觉不是滋味。那时还有数码暴龙、宠物小精灵、四驱兄弟、七龙珠等动画,当然还少不了猫和老鼠。我的童年几乎就是看着这些动画长大的。

但是没有《灌篮高手》。

其实很奇怪,明明《哆啦 A 梦》是比《灌篮高手》还早的动画片,但是不论是翡翠台本港台还是后来的星空卫视华娱卫视似乎都没有重播过。而在那个互联网还没如今天那么普及的年代,自然是电视播什么我们看什么。虽然我印象里在楼下书店有看到过封面,但是预算有限的零花钱还是会拿来买熟悉的小人书。所以当我最近看《灌篮高手》的时候,别人听到会说重温童年,其实只是给童年补课而已。

在爱奇艺的弹幕上可以看到很多年龄段的人会打出 XX 年大叔 / 阿姨回来重温,里面不乏有 00 后。他们很多应该是小时候没接触过日漫的(可能是偏见,我记得 00 后看的是喜羊羊?),那是怎么会倒过来看十几年前的日漫呢?我也不知道。不过看到有些大概现在是初中年纪的小孩来看,真的非常羡慕。如果初中的时候能够看到那么热血的动漫,可能会更努力去打球吧。

但是,如果是小时候看,我可能只会喜欢樱木。很简单的原因是因为他是主角,而可能讨厌流川枫,也只是因为樱木讨厌他。但是现在看,不论是湘北五虎还是陵南仙道鱼住我都很喜欢。甚至可以说在井上的这部漫画是一部没有反派(可能只有铁男之前的手下)只有青春的作品,而小时候我大概是无法理解这样的世界观的。即便《哆啦 A 梦》也有胖虎这样的小反派,从这个意义上来看,小时候没有看到《灌篮高手》实在是个遗憾。即便我刚开始看到湘北 V.S. 陵南第一场的时候依然先入为主地把陵南当成反派,而无反派的作品即便在今天也是很稀有的。无论是动漫还是现在豆瓣上高分的电影电视剧,大多会树立明确的正反派。如果我早点接触到它,我的世界观大概会不一样吧。

看到对翔阳的比赛中三井的表现,不由想到 30 岁的罗斯在对阵爵士的时候砍下 50 分。同样是天之骄子,历史最年轻 MVP,经历无数伤病后拯救球队的巅峰表现。罗斯在那场比赛后接受采访的时候哭了,三井也不负安西教练。在对阵海南的时候赤木受伤后依然带伤出场。虽然最后输了也是虽败犹荣。流川在对阵陵南的时候默默追分以及木慕最后的三分球,以及翔阳·陵南合作鱼住在被人质疑了三年除了长得高一无是处的最后一场……

在童年错过这部动漫实在是遗憾。好在现在都补上了。而且全国大赛的电影版也要开始制作了,过几年应该可以补上动漫版的后续了。

看的时候会想到两年前在镰仓,七里滨站旁边有家小小的拉面馆。当时是随便找的一家店进去的,没有看过任何点评,意外的好吃。大叔一个人在那里当着面做菜,边吃边问我们口味如何。

不知道为什么那是我在日本吃到的印象最深的一顿饭,可能是那种亲和力?还是那天就非常饿?

好想去再吃多一次呀。

中国话

S.H.E 在 2007 年发行的专辑中有一首歌叫《中国话》,我还记得自己当时经常哼唱这首歌。它的节奏很欢快,如今看来歌词也挺不错。歌词里透露出来的是中国话的魅力,里面有这么一句:

各种颜色的皮肤,各种颜色的头发,嘴里念的说的开始流行中国话。

从歌词尤其是这一句中我们可以看出是各肤色各种族的外国人「主动」来学习中国话。这在当年也是一种风潮,是中国愈加融入国际社会的体现之一。比如现在一些人还会让自己的孩子学日语、法语之类的语言。这是一个国家在崛起的过程中散发出来的文化吸引力,是综合国力的体现。

十一年后,在《创造 101》的舞台上,S.H.E 的成员 Ella 作为节目导师之一,看着台上也唱出了一首改编的《中国话》。与 S.H.E 的版本不同的是,这次改编加入了许多民族主义成分。比如这一句:

增长对外贸易,Gotta speak my language.

有趣的是,在中国的对外说辞中,我们能看到中国总是宣称自己是自由贸易的推动者。这里的自由贸易有一点非常重要的是,它不掺杂除金钱与实体或虚拟货物以外其他的因素。这是大英帝国在 18 世纪自由贸易观念的传承。美国不同,它认为贸易的目的之一是要传播自己的价值观,因此总会在条款中添加符合自己价值观的条件。在威尔逊政府时期,这一观念得到极大的提升。威尔逊主义就是美国价值观的最重要体现之一。

在此前,我们也能感受到中国一直走大英帝国的自由贸易路线,但这些年,随着韬光养晦的退场,价值观等条件越发在贸易中起重要作用。这首歌并不是这些年来民族主义体现得最彻底的,但也足以一瞥在普通人身上这几年的宣传带来的变化了。中国版的威尔逊主义呼之欲出,民族主义这一 X 因素能被局限在可控范围内吗?

在歌曲的副歌部分,原曲的歌词被保留了下来。「全世界都在学中国话」,这里的学有多少是兴趣爱好,又有多少是应试课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