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ry

  • 乡·愁

    电脑里放着莫扎特的《安魂曲》,已经单碟循环一整天了也没有听厌的感觉。我也是最近才开始听古典的,如常人一样从贝多芬和莫扎特开始,把他们评分最高的唱片随机播放。最近的心情如这张,那么悲伤的音乐,怎么可能会让人感觉到生存的欲望啊?

     
  • 教父

    教父

    2014 年,9 月底。

     
  • 2017 读书小记

    距离上次写读书小记也有一年的时间了,我的观点还是没变,读书依然是我最高效获取知识的途径,但读书不仅是为了知识。它同时可以为这个世界上被伤透的心抚慰上一层创可贴。它至少让你知道你不是孤独的,而这可能才是阅读之时最享受的事。

     
  • 群管

    从微博上搜出来我加入那个 Telegram 群组已经四个月有余了,看着人数从几十人发展到目前的数千人不免感慨人们对知识及理性讨论的追求还是可以突破重重障碍,正如那中国第一封电子邮件[1]所述。

     
  • 家长会

    在操场听到一个爸爸在和自己女儿打电话,女儿问爸爸有没有去开家长会,爸爸说签到了云云,后面说了什么没听清,但这不是重点。

     
  • 你有几个 Ziggy Stardust?

    这篇是听完《迟早更新》播客第 62 期后的感受。

     
  • Photo by 怡然

    广府

    我始终对广州有着无法言表的感觉,一方面长期生活在深圳这座移民城市的我对于城市文化并无感受,另一方面有亲戚在广州让我对它有种若近若离的距离感。

     
  • 激进时代的保守老人

    我的互联网生活起始于中文博客最兴盛的年代,那时我还在读初中。

     
  • 排队

    春分刚过不久。

     
  • 拜神

    祠堂门口列着「天露滋润万物生,春风拂暖千家户」,横批「欢度春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