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Fiction

偶遇

枕边人已入睡,我无法入眠。

桌子边的台灯已经调到最小,昏暗暗的,沉重的呼吸声在夜里格外响亮。她睡得很香,在离开这里的最后一夜,似乎并没有多想留住我的体温,大概是习惯独居了吧。

去楼上喝杯酒吧,我想。

我放下手头的工作,揉一揉眼睛。站起来,眩晕。悄悄出门,按下电梯 27 层。门开了,酒吧冷冷清清。吧台上只坐了一个姑娘,看着眼熟。是她?我不敢相信。她剪短了头发,但我还是认出了那个背影。 她似乎注意到了我,转过头来,微微一笑。她似乎并不惊讶,我也尽量保持冷静。「Oaxacan Old Fashioned」,我对酒保说。这里只有龙舌兰比较好喝,可能是因为酒保是墨西哥人,把自己对家的感情都调进酒里。他只会说西班牙语,所以这儿的人也没法和酒保聊天,人们在他面前说话也毫无禁忌。

「好久不见」,我说。声音有些颤抖,是兴奋、是未知。

「是呀,十四年了吧。」她停顿了一下。「来出差么?」

「嗯,来见客户。真把我折腾惨了,压得价格低得没底线,我这次要是不谈妥就是赔本赚吆喝了。好在今天搞定了,明天就回去。」

她没说话,拿起手上的酒杯喝了一口。我知道她在想什么,我的确这些年一点没变,在她面前永远紧张得说不好话。她总是掌控着聊天的场面,我就像一个提线木偶被肆意操纵,没有怨言。

「她怎么样?」

「她挺好的,辞掉了工作,主内。我们有两个小孩,姐姐刚上幼儿园,弟弟还没满月。她现在应该在家照顾他们吧」。我突然意识到我已经两天没打电话回家了。「对了,姐姐叫晓莹。」我完全不知道为什么要说出来。我看到她嘴角微微上扬,苦笑、惊喜。或许没有惊喜,我还是读不懂她。

「你呢?」

「离婚了,他出轨。对方是谁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分了他一半财产,现在挺自由的,反正我也不喜欢他,自以为是。」

她还是没变。

酒吧打烊了,我们一起下去。进电梯后她突然把我推到墙边,两根手指轻轻抵在我嘴上。我们四目相对,只有几十公分的距离。她的小睫毛在眼皮上跳舞,淘气地向我招手。但眼神却是那样深邃,以致我的思绪被她的瞳孔缠绕住了,无法挣脱。眼睛发出的耀眼柔光,粗暴地穿透进我的胸口,温柔地安抚着我的心。那是比太阳光还闪亮的光芒,燃烧着我的世界,遮蔽了眼前其他无关的景色。那也是马里亚纳海沟深不见底的黑洞,我陷入伸手不见五指的陷阱,享受着窒息的快感。眼前是天使和魔鬼的共同体,我一会儿升入天堂的极乐世界至死狂欢,飞舞的丘比特不断地向我放箭;一会儿堕入冥界的斯提克斯河,哈迪斯的钩爪不断撕扯我的灵魂。沉沦于这一甜蜜忧伤,无法自拔。七情六欲在胸口爆炸,融合成一团火焰与那炙热的柔光对决。那快活的睫毛又在提醒着我眼前姑娘的灵气,就像她白暂肩膀上那带刺的黑玫瑰纹身,被一抹顺滑的头发稍稍遮蔽若隐若现。指尖淡淡的烟草味和手腕上香水的味道在空气中探戈,耳朵边钟声响起,那种久违的感觉像是回到初中看到对角紫色镜框姑娘的那一刻。

「吻我」,她说。

狼人

法官:天黑请闭眼。

狼人请睁眼,狼人这回合要杀谁?好,狼人请闭眼。

女巫请睁眼,不对,建国以后人不能成精。没有女巫。

预言家请睁眼,预言家这回合要验谁?预言家他的结果是这个。好,预言家请闭眼。

天亮了,竞选警长,算了,不用选了,警长由法官指定,屁民哪有投票权?警长就由 6 号当。

这回合死的是 3 号,警长组织发言。

6 号:那就死左吧。

2 号:我是个平民,这回合我认为 3 号死得有点蹊跷,大家都知道 3 号平时人很好,还是国球项目的主教练,这回杀 3 号肯定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 4 号局长最可疑,我建议这回合大家票 4 号。

1, 10, 9, 8 表示赞同。

7 号:我是预言家,这回合我验的是 5 号,他是坏的。我也同意 2 号的观点,反正 5 号不急着,所以我建议这回合我们先票掉 4 号。

5 号:你这么说我也没办法了,垃圾预言家这都信?我是好人,过。

4 号:不对啊我冤枉啊,这回合我就是个普通平民啊,还是公仆啊比你们还低一级。我刚来的你们怎么欺负我?

警长:好吧,开始归票吧。

法官:诶,干嘛呢,4 号都说是冤枉的你们还票他,这不是乱搞事嘛,预言家你给我闭嘴,散布谣言对局势带来极其不好的影响。以后法官禁止你发言。好,既然是冤枉的那这回合就不投票了,屁民怎么能有票,都是民粹,外行。

天黑请闭眼……

好,天亮了,这一回合狼人大发慈悲是平安夜,以及今晚很多好消息,国球在 4 号的带领下大满贯了,网络安全法开始实施了,大家以后更安全了,看刚来就平安夜。好,请警长指定发言。

警长:那就 4 号左吧。

4 号:这回合在法官的带领下是平安夜,我们首先要感谢法官。然后我们拿下大满贯,我也不敢说是我的功劳,但是刚刚那个预言家你们看着办吧。

2, 1, 10, 9, 8, 5 表示赞同 4 号并自主封 4 号为最新男神。

7 号刚要发言法官就直接掐麦。

法官:大家看到了吧,真正可恶的是谁,还好我上回合没有让你们投票,你们太容易被误导了。这回合你们可以投票了,警长归票吧。

于是 7 号出局,游戏继续。

天黑请闭眼…

这回合死的是 5 号警长,原来他是个大狼巨贪巨色。这一回合狼人坚决果断将这一狼人中的败类清除了,认真贯彻落实了法官的理念,值得表扬。那就请 2 号左发言吧。

2 号:这回合我觉得是狼人之间的互掐,我倒是看的挺喜欢的,我们这群 P 民就喜欢看热闹。我记得 5 号好像是个 6 号有冲突,估计是互掐了,这回合我们票死 6 号吧,一炮双响。法官这回合没借口延迟投票了。

1, 10, 9, 8 附议。

法官:好吧,那这回合 6 号出局吧。

天黑请闭眼……

这回合死的是 1 号。

1 号亮出了猎人牌带走了 4 号,撂下一句:奶奶的老子和你拼了。你别以为我忘记你了,搞掉我们的预言家。

法官:「大意了居然忘了平民里还有猎人有枪。」

从此猎人这个角色不复存在。

2, 10, 9, 8 长舒一口气,这下赢了吧。

不知何时突然 6 号出现了,不对他已经变成 5 号了,换了个身份不再是警长而是部长。而且还拿着 1 号的枪,砰砰砰三枪把平民怼剩下一个 8 号。

2 号死之前听到 5 号说:话多的人还没能力早该死了。

此时 8 号对着 5 号怒气冲天,5 号已经没子弹了,8 号说我相信法官是公正的,这里发展了那么久大家都说这里好,这里的平民大多数都很热爱这里,你看网上怎么说的:大家都是好、支持、威武、有希望了。法官肯定是好的,这里会变好的,他望向了法官,可是法官大臂一挥一车队就朝着 8 号碾轧过去,8 号看着脚下的路,发现这条路似曾相识,好像在电视上经常看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