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会

 

在操场听到一个爸爸在和自己女儿打电话,女儿问爸爸有没有去开家长会,爸爸说签到了云云,后面说了什么没听清,但这不是重点。

我突然想起小时候每逢家长会我都特别紧张,但并不是我成绩不好或在学校「不听话」(我觉得太听话并不是一件好事,可听话这件事只要一次不符合预期就彻底破戒),而是我对家长会上老师会如何评价我毫无头绪,因为学生在学校的表现在老师和学生自己看来是有很大偏差的。比如有些学生本就内向故不愿回答问题或课堂小组讨论,但不代表他学不好(当然我那时想的不是这个而是我在课堂的活跃是不是过头了)。绕过学生而直接与家长交流让我在那两个小时在家里如坐针毡,而父母严厉的性格让我知道即便在学校收到表扬回家也没有奖励(这似乎是那一代家长共有的习惯,认为只有不断打击孩子骄傲的苗头孩子才会「听话」)。总之,家长会在那时的我看来百害而无一利。

但对家长来说呢?我并不认为将 50 个中年人聚集在一个教室听可能比自己还年轻的老师天花乱坠的评价自己的孩子是一件舒服的事,何况在我听过的家长会中一般老师提到的学生不是班里成绩的尖子生就是吊车尾,而成绩处于班里正态分布高点的学生家长听着对几个陌生孩子的分析显然是无聊的事,何况很多家长在此时都处于事业的重要转折期,浪费这段时间听一段毫无意义的汇报愚蠢至极。即便是尖子生的家长,不过是收到一群同龄陌生人几秒钟羡慕的眼神,但那又有什么用呢?这也就是为什么家长也不喜欢家长会(比如开头那位签个到就去操场跑步)。我相信如果家长真的关心自己孩子在学校的表现,家长会肯定算不上一个有效的手段。

对老师来说,需要花额外时间来准备一段单口相声,而下面的家长时不时打断(手机响等)。应付的是一群不知脾气为何的成年人,这与平常在学校与单纯的孩子完全不同。同时因为不可能很好的照顾到每一个学生,老师基本不会被所有家长满意。因为满意的家长大多不会说出来,个别不满意家长的质疑自然使得老师不愉快。这当然会让大多数老师倾向于随意应付了事(当然不排除有的老师会收到「礼物」)。当然,大多数老师还是倾向于躺在家里沙发上翘起腿玩手机(我以前的年代应该是啃着瓜子看电视)。

对学校来说,让一群甚至不太好验明身份的成年人大批进入学校,总归不好管理。

那么为何让学生、家长、老师、学校都不喜欢甚至厌恶的家长会还经久不衰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